第三十八章败者为寇(39/50)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3 22:51   浏览:
正文

江浪摇摇头,不以为然的关掉电视,自言自语:“香港的传媒业发达真是有好有坏!”笑罢却联系在外疯的乐天,让他把所有人召唤回来。江浪却驾驶着汽车去了广华医院,半途中还买了一束鲜花。他打算去看看另一个自己,虽是彼此为敌,怎说也都是自己,探望一下也是好的。去到医院时,那警察江浪尚未脱离危险期,江浪却见到那女护士小蝶,叫住小蝶后,江浪把花交给她:“花你替我交给江浪吧!等他醒来,你告诉他,我在等他。谢谢。”说完后,江浪极绅士的半鞠躬才离开。当晚,所有人均已到齐,阿速最是忍不住先问:“浪哥,这次是不是有什么行动?”江浪微笑着点点头,他很奇怪乐天和阿辉为什么总是很少当众发言。江浪沉吟片刻:“这次我们要做的是绑架,香港十大富豪之一。”阿速脸色激动得难以抑制:“太棒了,妈的,终于可以再行动了!”其实江浪所以决定再次做案的理由很简单,最能给他威胁感的警察江浪现在正躺在医院中,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别的警察调查,他不怕,他只对那位和自己该是同一人的警察感到畏惧。江浪虽是突然做的决定,却已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里收集了不少的资料。“大家都知道,香港首富是李超人,不过,这次我们的目标不是他。”江浪这话一出,立刻惹来阿速等五人的侧目,阿速更是叫嚷起来:“不会吧?他那么有钱,不绑他绑谁?”江浪失声轻笑,缓缓摇头,以一贯缓慢的语气说:“首富不意味着他有更多的流动资金,他的财产多是固定资产。我收集了一些关于十大富豪名下集团最近的财务状况和投资情况,李超人近来在内地大展拳脚,根本没有多余的流动资金。只有两个富豪符合条件,一个是王大超,另一是廖兴富。”王大超是排名第七的豪富,廖兴富则是排名第九,廖兴富的生意主要是金融方面,资产为二十八亿美金。“比较了两人目前的财务情况,廖兴富最近没有大笔投资,他的流动资金至少也在八亿以上,恐怕还不止。”江浪所料极是,做金融的最忌讳平日把所有实力全部都投进去,这个廖兴富可以调动的流动资金绝不会低于十亿。江浪扫视大家:“阿辉,你和阿标去打听廖兴富的平时动向和家庭状况。乐天,你带小黑打听廖兴富家的地址,然后了解他家的保安系统是哪个公司做的,让小黑把握一下有没有机会破解。阿速,你的任务还是观察交通。”阿速瞪着眼睛:“浪哥,你不是想说全交给我们做吧?难道你又打算偷懒!”江浪作势欲打,轻笑道:“我要做的已经做完了,其他的等你们的结果拿来,我才有事做。”待大家都离去后,第二天江浪突然感到无所事事,于是决定回家去探探父母和小贝。正巧,今日正是周末,父母同小贝均在家中。见到江浪,老爸点点头表示知道,倒是老妈开心的说:“小宝,你回来了,都快两个月没回家了,这段时间你在忙什么呢?”江浪急忙敷衍这个罗嗦的老妈:“老妈,做生意嘛,都是这样忙的了。”老妈气恼的敲了江浪一记:“不准说我老。”江浪见触犯老妈禁忌,急忙举手告饶:“好了,妈你比九天仙女还要年轻漂亮新闻资讯,这可以了吧!”老妈这才满意的放下手:“这才对嘛新闻资讯,你妈我生你们两个叉烧新闻资讯,有那么容易吗?”“宝哥,你回来了?这次给我带的什么礼物?”小贝也不知在房里搞什么,听到江浪的声音,立刻飞奔出来。他今年亦将至十九岁,已是长的人高马大,比江浪个头还要高要英俊,想来自会吸引不少少女。江浪苦笑阵阵,看来小宝和宝哥这两个称呼是没可能摘掉了:“礼物,我还真的忘了!怎么办?”小贝撇撇嘴表示不信:“不可能,你次次都有礼物,这次怎么会没有。”江浪陡然呵呵笑起来,从带来的包里取出一台最新款的手机:“好啦,这是给你的。”小贝立刻惊喜的大叫起来:“宝哥,这款手机我早就想买了,太酷了。”江浪哪不还懂得调侃几句:“是呀是呀,一定可以帮你泡妞的。”小贝爱不释手的玩弄着手机:“宝哥,下个月是我的生日,你打算送些什么给我?”江浪皱眉道:“下个月?可能我要出国,到时候来不及赶回来。不如这样吧,送你一张卡,想要什么自己去买,就当哥哥给你的生日礼物!密码是你的生日。”小贝劈手夺过江浪取出的银行卡:“宝哥,该不会是无限透支那种吧?”江浪学着老妈敲了小贝一记:“去你的,你当你哥我是财神爷呀!”吃过午餐后,江浪便离开了家。他驾着车来到清水湾看看谢柔,来到店铺里,却见小雯正在外边和另一个女服务生玩在一起。江浪走过去蹲下抚摩小雯的头发:“小雯,你在做什么?”小雯转身见到江浪,立刻惊喜的跳到江浪身上:“好人叔叔,你都好久没来看过小雯了。”江浪以前一直都觉得很奇怪,他和警察江浪是同一个样子,为什么小雯每次总可以轻易的分辨出自己来。后来拿冰淇淋买通小雯后,才知道小雯知道也不知道原因,反正她在第一时间认出警察江浪或者匪徒江浪,这就好象是灵感一样。根据小雯所说,他和警察江浪是不同的,当然可以分得出来。其实小雯可以认出来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她够单纯,认人是凭直觉,小孩子敏感是公认的,两个江浪气质完全相反,怎么会认不出来。江浪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叔叔最近忙着别的事,所以没时间来,小雯别生气呀,这是给你的礼物。”小雯拿了礼物后开心的在江浪脸上便是一亲,江浪笑笑也亲了亲小雯额头:“你妈妈呢?”小雯正急着拆礼物,头也不抬的随手指:“妈妈和漂亮叔叔正在那边的海滩。”江浪脑袋里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漂亮叔叔”会是谁?他脱掉鞋子,在海边慢慢的感受着沙粒在脚底摩挲的舒爽感觉。走了一会,就见到远处有一男一女相拥着坐在海滩边上,听任海水一次次淹没脚跟。平日总是处事不惊的江浪见到这一幕,此刻竟是浑身一震,悲从心头来。却是悄声无息转身,他脸色古怪的和小雯说:“叔叔走了,以后可能不来看小雯了,如果小雯想叔叔,就打电话给我呀。”不等小雯表示意见,便匆匆离开了此处。他在海滩上看见的不是别人,正是谢柔与阳慕辉,当时两人在你侬我侬,竟也没发现江浪。江浪怎样都想不通,这两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原本他和警察江浪只是暗中把谢柔当做另一个较劲的地方,倘若谁能先夺取谢柔的感情,便是在斗争中胜出。现在谢柔竟同阳慕辉走在一起,这只说明了一件事:他和警察江浪都是失败者。其实两个江浪都从未爱过谢柔,他们唯一爱的只是照片女孩。但是和谢柔相识久了, 云南11选5两人均或多或少的对这位坚强的女性产生了一些感情, 云南十一选五再加上两人均在谢柔身上花费不少工夫, 云南11选5投注技巧方才骤然见到谢柔同阳慕辉偎依在一块, 云南11选5走势图自是难免一阵伤感。只是这伤感却只是顷刻间的事,不久即烟消云散。江浪此刻想的却是,倘若警察江浪知道此事会怎样?江浪忍不住发出多年未有的坏笑,他推测警察江浪只怕不会轻易放过阳慕辉。轮胎发出嘎的一声尖锐叫声,江浪的身子随车子突然停下摆动一下,他方才油然记起当年阳慕辉欲向容兰筠施暴的事,阳慕辉既是如此之人,那他会不会是使了某些手段才令谢柔投身?江浪立刻做出判断,暴力逼迫谢柔是不坑的,从谢柔和阳慕辉两人方才坐在一起和谐的情景来看,绝非使用了强迫手段。想到这里,江浪得出一个大概的想法,会不会是阳慕辉得知两个江浪与谢柔的关系,才借此来打击自己等两人。想到此,心中焦急非常,恨不得立刻赶回去弄明白。阳慕辉今天很开心,事实上不止今天,这几天他都很开心。比如警察江浪身受重伤,尚未度过危险期,他唯一感到遗憾的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没死。当然,他却不愿意去想此事,和谢柔在一起的时间他不愿意想到任何和仇杀血腥相关的事。有时他真想感激苍天,在他失去父亲失去家人后,竟能遇到一个真正让他动心的女孩。没错,他的确是投入了真情,他此刻正在房车里回味着和谢柔在一起的每一秒钟带来的快乐,那是他毕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他确定自己正在恋爱。阳慕辉亦感很有趣,阿柔竟不知自己曾荣获十大杰出青年的荣誉,更不知自己竟是商界名人。阳慕辉觉得这样亦甚好,至少不会为阿柔带去负担。阳慕辉从不认为阿柔是贪图钱才和他在一起,休说阿柔并不知,即便知道了,阳慕辉也绝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亵渎到自己心目中唯一的女神。只是一想及生意场,阳慕辉的脸却沉了下去,自从父亲被警方击毙后,他的公司生意是一落千丈。好在他的主要事业是在金融投资方面,是以才未受太大影响,随之联想到害死父亲的江浪,他更是咬牙切齿的恨恨欲杀之。司机正平稳的驾驶着名贵房车,突然斜刺里开出一辆宝马阻在路前,司机只得无奈的猛踩刹车。阳慕辉亦被猛然的刹车从混乱思绪中惊醒,那辆车上下来一个人,却是江浪。阳慕辉见到此人,立时恨意翻涌心头,正欲找枪射杀其,却醒悟这不是他以为的警察江浪,而是另一个江浪。江浪笑吟吟的下车,走到阳慕辉的车窗旁弯下腰:“阳公子,你出来一下,我想和你谈点事。”他还生怕阳慕辉拒绝,临了添加几字上去:“是关于谢柔的事。”阳慕辉听得别人口中说出谢柔几字,不禁心脏骤然跳动不已。又惊又怒的下得车来:“你怎么知道阿柔的?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如果阿柔出了半点差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江浪给这顿激烈的语气激得哑口无言,只看阳慕辉的表情和眼神,似乎他对谢柔是真的。不过,阳慕辉有一个这样的父亲,以前亦是花花公子,有可能是真感情吗?江浪很怀疑:“阳公子,你别紧张,我不会对阿柔怎样的。我只想了解一下,你对阿柔到底是怎样的?你是真的爱她?还是玩弄她?”江浪这句话顿时激怒了阳慕辉,他突如其来的挥拳打向江浪,江浪轻巧闪身避开绣花枕头的拳脚,新闻资讯笑意愈来愈浓,语气变得愈来愈有鼓惑人的魔力:“你别忘了以前自己干过什么,你是个花花公子,你会爱上阿柔吗?你只是在玩弄她吧?”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仿佛一根根刺般,蛰到阳慕辉的心中,他疯狂的挥动拳脚:“我不准你侮辱阿柔,我以前虽然是个花花公子,可是我现在是真的爱她。”江浪突然收起那种令人迷失的语气,认真的说:“你是真的?”阳慕辉好不容易才停下手脚,坚定的肯定:“我是真的。”江浪突然笑了:“那我就祝阿柔幸福吧,如果你也想要幸福的话,还是不要再招惹我们的好。”江浪说的我们是指他和另一个江浪,阳慕辉显然听懂了,额头青筋暴起:“我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还有你欠我的人情,我早晚会拿回来。”江浪自是不去理会,自管自的笑着离开了,既然阳慕辉是玩真的,那他和另一个江浪的角力也失去了意义。对他来说,谢柔感情游戏到此为止,游戏结束。没花太多的时间,乐天等五人均搞到了情报。乐天首先介绍自己的收获:“廖兴富有购置的房产挺多,他和老婆一般是住在西贡的白沙湾花园别墅,偶尔也会去别的别墅住住。不过,廖兴富在马鞍山的祖屋曾被翻修过,现在涣然一新,没有人在那住,平日请的都是钟点工来清洁。”乐天讲完后看了小黑一眼。小黑会意的接上话头:“廖兴富几处别墅的保安系统均是香港最好的保安公司设计安装的,保安非常严密,而且家中还有不少工人,以及两名前飞虎队员的保镖贴身紧随,建议不要在他家里动手。”阿辉也接上道:“廖兴富并非每天都会去公司,不过,每逢周一,他一定会去,而且两名保镖一定跟随。平常周末他都会同老婆出海,这是一个机会。”阿速倒是兴致勃勃:“那附近是富人区,平时车辆也不多,交通比较顺畅。最妙的是,警方在那附近设的路口监视器远不如闹市区多。还有,浪哥,这次打算拿多少?”江浪一边翻看着大家带回来的情报,一边随口回答:“绑架也讲求技术性,尤其是索要赎金很重要,赎金必须在事主的能力范围内,也必须让事主不会感到肉痛而犹豫不决。由廖兴富各方面的资料来看,他不是一个吝啬的人,而且他很会享受,和老婆感情也很好。这样的话,我们的价钱可以高一些,就一亿美金吧。”*****江浪幽幽醒来,睁开眼即看到老妈匍匐在床边上,头发乱蓬蓬的,看上去憔悴无比,全不似往日那位爱美的妈妈。旁边的椅子上居然还有一个小蝶,小蝶亦在入睡,小脸红扑扑的,可爱到了极点。江浪身子一动,立刻感到全身疼痛难受,不禁哼出呃的一声,立刻惊醒了老妈和小蝶。两人均是惊喜过望:“你醒了?”老妈急忙帮江浪上身起来:“小宝,你没事了,医生告诉我你没事了。”说着说着竟自哭了出来。小蝶见此场面,不由心有所感。老妈哭了一会后,眼睛红肿的抬起头来,看见江浪亦是伤心的模样,不由笑起来:“现在没事就好了,你爸和小贝刚才也来看过你,见你没醒,就先回去了。阿民他们,还有一个叫什么大头的,也来看过你,还送来一包水果。”江浪知道大头就是大头宾,他陡然间发现自己的朋友还当真不少。江浪这时才插上话,他艰难的动嘴:“老妈,放心,这次我死不了,以后更加不会死。”老妈这次却没计较江浪的话,只是有些恼怒道:“早叫你不要当警察,你现在三几个月就进一次医院,我和你爸担心的过来吗?我们来医院,听说你还在抢救,真把你爸吓坏了,回去要好好孝敬你爸,知道吗?”江浪恩的答应一下,向娇巧的小蝶招手:“小蝶,你老实招来,我昏迷了几天,你和我老妈在这里守了多久?”小蝶笑吟吟的避开,像只花蝴蝶一般轻盈:“今天是2013年4月17日,你昏迷了五天。你呀,这次医生从你身上取出六颗子弹,吓死人。医生说你运气好到家了,六颗子弹都没打中要害,不然你早死了。还有,子弹居然也没打中你的骨头,不然你可能就残废了。”见江浪醒来,小蝶的心情显然很好。江浪想到阿辉,心中立刻涌出悲痛,却是有些期待的印证:“阿辉没事吧?其他人都没事吧?”小蝶神态黯然下来:“辉哥已经殉职了,你的另一位同事也殉职了,其他三人在前几天都已经醒了。”江浪沉默下来,一时间,仿佛整个天地间的气都充斥到他的胸口,憋得他非常郁闷,非常难受,他有一种渴望发泄的冲动。很快,江浪就知道另一位殉职的同事是老叶,其他三人惟有刘秀可以随意行走,坐在轮椅过来看过江浪。得知江浪醒来,局里所有同事都来探望他,随后传媒们闻风而动,立刻派出大批人马来探消息。“江警官,请问你对这次的枪战有什么看法?”“请问你这次警匪枪战,警方有两名探员殉职,你认为是不是因为自己指挥错误的原因?”“你们这次行动的失败和人员伤亡是否意味着警方的无能?”“请问……”江浪被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闹得心烦气躁,心中生怒,拿起手边的水果扔将出去:“他妈的,都给我闭嘴,都给我滚蛋!”闻讯赶来的小蝶和医生急忙把这些涌进房里的犹如蝗虫的记者们赶走。只是江浪发怒的模样却已被拍下来,被各大传媒挂在头版头条:“指挥官不负责任,殉职探员该怨谁?”“督察恼羞成怒,记者惨遭袭击!”19日,江浪的直属上司刘正阳看到报道后匆忙赶来安慰:“阿浪,你不要想歪了,阿辉和老叶的事与你无关。”江浪阴沉着脸:“老总,我不会乱想的。我认为这次一定是有人故意放消息给我们,然后等着伏击。不管是谁干的,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混蛋!”刘正阳听着阴冷的语气,浑身好似被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冰水般难受。他正欲再说话,电话却忽然响起来,听了电话后,他的脸色骤然变了。他跟江浪打了个招呼便欲离开,江浪心知一定是发生了大案,急忙追问:“老总,发生什么事了?”刘正阳犹豫了一下,终于答道:“廖兴富被绑架了。”江浪一怔,眼前立刻浮现另一个江浪的模样。廖兴富是什么人,他自然清楚,他还有一种预感,这个案子一定是另一个自己干的,一定是。不过,这与他无关,廖兴富该是在东九龙辖区被绑的,港岛区的手伸不了那么远。何况他还在病床上,方才刘正阳犹豫正是不想影响江浪的休养。*****时间回到2013年4月18日,阿速和小黑等均回到江浪的别墅里,听候江浪的指示。一如既往的微笑着的江浪摊开地图:“得到确切消息,廖兴富明天下午三点会回公司接待一个重要客户。根据廖兴富的习惯,午餐他一定是在家吃,相信两点半之前他一定会出门。沿着西贡公路,在狮子会自然教育中心对面有一条北港路,我们就在这里动手。”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不少东西,有几部用其他身份买的手机,还有两枚在军火市场颇为走俏的麻醉烟雾弹,只要吸上一口,这种武器散发出的强力麻醉烟雾足可以让一只恐龙在三十秒内昏迷不醒十分钟以上,是江浪从财叔处弄来的家伙。还有一具发射器以及一个造型精致小巧的追踪器和窃听器,另外还有两只微型录音机,却没有枪械。江浪信步走动,摸摸下巴上的几根胡须,仿佛诸葛复生一般:“这段路没有交警的监视器,小黑,你驻守这里,只要钱到手,立刻把钱通过十个帐号再转入我们在瑞士银行的户头里,手脚一定要干净,绝对不能留下线索给警方。尤其是钱入第一个帐户时,警方很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冻结帐户,你必须赶在警方动手之前把钱转出去。”小黑得意洋洋的竖起食指和中指成“v”型,电脑可是他的强项,如果这样还能被人追踪到钱的下落,那他真的不用混了。“阿辉和乐天,路口前有一个弯,你们在那里设下路障,让他们的汽车爆胎。我在过了弯的地方等他们停下车后立刻把麻醉弹送给他们,等他们倒下后。然后你们俩把廖兴富的衣服全部剥光,包括戒指等任何东西也不许留下。这两个保镖既是前飞虎队员,恐怕会在廖兴富身上玩花样。再给他注射一剂麻醉镇,抬到我的车尾箱里,以免廖兴富乱来。这些事,你们两人一起做,两分钟内能完成吗?”乐天闭上眼睛勾画场面,计算一下时间,认为自己可以办到,和阿辉同时点头。江浪赞赏一笑后,把脸转向阿速和阿标:“阿速,你今天晚上有一个任务,必须在偷来两辆不起眼的车,然后送去阿标的车行重新喷漆换车牌。明天你就开着其中一辆去廖兴富家附近监视他的动向,一旦他开车出来,你就立刻通知我们。能做到吗?”阿速自然不会拒绝,江浪这才面向阿标说:“阿标,你的任务比较简单,两点钟前偷一辆面包车,在两点半左右必须赶到西贡公路的预定地点。当我们行动结束后,我们分头走。我带廖兴富走北港路,你则折返来路回去,然后开到海边,你就可以下车离开。”见到其他人的不解表情,江浪嘴角含笑:“这样做是为了迷惑警方的视线,让警方误以为是面包车带走了廖兴富。在时间上我们必须把握配合好,否则只会失败。”

  排列3 20085期

  [扫码下载app,中过数字彩1千万以上的专家都在这儿!]

,,内蒙古11选5投注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江苏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