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赎金风暴(40/50)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3 18:37   浏览:
正文

廖兴富年纪不大,仅有四十岁上下,倒是年轻有为的典范。老婆替他穿上衣服,吻了他一下,柔情道:“再见!”廖兴富望向老婆的眼神里满满的全是爱意,他回吻一下就和老婆做别。旁人很难理解廖兴富怎会这样爱老婆,他也难以向外人解释,爱情到底是奇妙的。每当有人问及他时,他唯一能答的只有:“我老婆在我最低潮的时候一直和我在一起,是她鼓励我走向今天的成功。”廖兴富钻进奔驰700里,那真皮的座椅发出悉嗦之声,身兼司机之职的保镖发动汽车,另一名坐在前座的保镖说:“廖先生,我们走了!”廖兴富正在思考呆会怎样同那两名欧洲来的客户谈判,听得保镖的话无意识的点点头。就在廖兴富家附近不远处放下望远镜,对嘴边的通讯器道:“浪哥,目标出来了,估计将在一分钟内到达预期目的地。”一直戴着面具的江浪收到阿速的讯息,通知其他人:“都给我动起来,目标出来了。”他发动汽车缓慢的穿过路口,三十秒钟后便停在路边上,稍前方一些的路口就是北港路,等待目标出现。保镖的驾驶技术不错,速度也不是很快,眼见前方的弯时,保镖却见到前方不远处就有路障,偏生这段路是下坡路。保镖大惊下,立刻全力猛踩刹车,虽是发生作用,可由于事起突然,汽车仍旧从路障上开过去。四只轮胎发出噗的声音,立刻泄了气,整辆奔驰完全失去了头绪,像只没头苍蝇般摇摆乱撞。保镖们果然不愧是前飞虎队员,立刻做出反应,把车停好,把廖兴富的身体按下去,把枪拔出来小心提防。其中一名保镖眼睛往右边瞧去,见到原处一辆车里钻出一名戴面具的人,那人双手还握着一个类似枪的物体。嘭,那飞来的物体已撞破车窗玻璃落在车里散发出烟雾,其中一位保镖显然认错了,他大吼道:“小心,是催泪弹。”然而,这并非催泪弹,而是麻醉弹。就在这瞬间,三人亦吸进了不少烟雾,另一名保镖并无感到催泪弹烟雾带来的不适,立刻醒悟过来:“不好,是麻醉弹,快打电话报警。”此刻才想起来,不免为时已晚。藏身一旁的阿辉和乐天数着三十秒过了,立刻跳出来小心打开车门,眼见车中三人横七竖八的昏迷。阿辉手脚极是麻利的把廖兴富剥得精光,甚至连戒指等也没有放过。而乐天则拿出窃听器和追踪器安装在廖兴富的电话里,给廖兴富注射了一剂麻醉剂。两人完成一切后,把廖兴富搬到江浪驾驶着的汽车的车尾箱里,然后这才上车。幸得这个地方属于高档的富人区,全无路人和行人可言,整次行动过程费时两分钟,没有一辆车经过,也没有路人经过。纵然有车经过也不打紧,毕竟他们都戴面具的戴面具,戴头套的戴头套。廖兴富的别墅更是偏僻,这也是江浪选择这个路段下手的原因。这时,阿速赶了过来,江浪把这次行动中用过的武器尽数扔给阿速,阿速没有任何迟疑的就驾驶着车离开了。他要找个无人的地方把这些东西扔到海里处理掉,以免留下线索。阿标也准时的驾驶着一辆七成新的面包车过来,想必车主丢车后会很是心疼吧。三辆车分别朝三条路迅速离去,渐渐的消失不见,余下的是两个不醒人事的保镖和一辆名贵房车摆在路中心。江浪驾驶着汽车慢慢来到马鞍山走势图分析,江浪选择的藏匿地点是廖兴富那无人看守的祖屋。他相信警方怎样也不会想到这里来走势图分析,而且他也研究过走势图分析,深知干绑匪的难度远比抢劫难度要大,首先要面临的是三个难题。第一,如何能够藏好自己和人质,而不被警方发现。第二,如何收赎金时而不被警方抓住。第三,还是拿到钱有没有命享受的老问题。解决这三点,绑票就是成功的。把一切安置好后,江浪来到关押廖兴富的地下室,先将其绑牢靠后,再把廖兴富的眼睛蒙住。将其弄醒后,眼睛无法视物的廖兴富立刻惊惶大叫:“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江浪头上依然套着面具,说起话来语气总显得有些怪异:“廖先生,我们是绑匪,绑架你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钱。不过,你尽可放心,我不喜欢伤人,你也不会例外。”廖兴富果然不愧是做大事的成功者,再加上江浪的语气很是温和,很快就冷静下来:“你们想要多少钱?一千万还是两千万?”江浪习惯性的晃动食指否决:“当然不止,廖先生,我想你也不止这个身价。我要的是一亿,美金!”饶是廖兴富见惯世面,亦不由为江浪的狮子大开口而感到震惊,他开始慌乱的说:“我怎么可能有一亿美金?”其实他知道,既然被绑架,只能说明对方早有计划,自己的身家绑匪也很清楚,他之所以如此说,不过是希望讨价还价而已。当然,他不知道江浪从起意到策划,总共花的时间还不到一周。江浪却不喜欢讨价还价,向来说一是一,在这点上,他与另一个江浪却无形中很是相似。乐天和阿辉均在一旁看着,却不说话。这是江浪早预好的,即便廖兴富认出声音,也不会全部暴露。听得廖兴富的辩解,江浪失声而笑:“廖先生,你知道,我是个和气的文明人,不想使一些残忍的手段,比如割下你的手指等等。我是在很有诚意的和你谈,希望你不要拿出做生意的那套来和我谈。这是你需要明白的。”说到割手指时,廖兴富忍不住感到恐惧,他现在看不见东西,江浪若说些什么,廖兴富只会越想越夸张,越想越害怕。江浪显然注意到廖兴富的颤动,他放低声音,语气愈发柔和,渐渐的再次出现了某种魔幻般的感觉:“廖先生,不必害怕,我和别的绑匪不同,我不会轻易伤害任何人。我认为你就是我的主顾,相对而言,咱们就是在做生意,生意谈拢,我得钱财,你得回性命。”听到这番充满魔力的话,廖兴富心灵慢慢平静下来:“好,只要你们愿意放我,一亿我还是拿得起的。”这番话确是说得豪气无比。“不过,你该知道,我是做开公司做生意的,钱在公司的帐户上……”江浪温柔的打断廖兴富:“廖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通知你的妻子,不会吓着她的。现在就要拜托你说几句话了。”江浪向乐天打了个眼色, 云南十一选五乐天立刻从身上拿出两部微型录音机, 云南11选5投注技巧并把其中一部按下播放, 云南11选5走势图录音机传出阵阵微弱的海浪声。在海浪声里, 云南11选5彩票网很快录好廖兴富的交代。出去后,江浪叮嘱乐天和阿辉:“你们俩盯紧他,食物全都在这里了。阿辉,不准乱来,就把他当做上帝一样对待就行了。”阿辉闹得满脸通红,急忙连连点头答应。江浪深感满意,带上录音带回到家里后,他驾驶着汽车胡乱停在街上,找了个公用电话打了过去:“喂,廖太太吗?”*****廖家别墅,廖太太正哭得眼睛红肿,还有已高升为东九龙指挥官的总警司林家卫在一旁不住劝解:“廖太太,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绑匪救出你丈夫的。”刘志明高级督察和其他东九龙重案组探员均感无奈之极,三十来岁的廖太太显出阔太太原有的气度,却也相当成熟美貌。待廖太太稍稍停下些时,刘志明才走上前去说:“廖太太,等绑匪打电话来,你一定要拖延时间,以便我们查到绑匪的下落。”过了一会,突然传来电话铃声,找了半天,却没找铃声是从哪传来的。刘志明一个手下怯生生的递过来一包东西:“长官,好象是从这里传来的。”那包被封存的东西是廖兴富被剥下来的,手机也在其中。刘志明找了一会,翻到手机立刻递给廖太太,廖太太眼泪又将飙出来,对电话道:“请问你找谁……好好好,我记一下,准备一亿五千万美金的现金,请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时间到银行提取。明天中午十一点在外环道交钱。”却忽然把电话递给刘志明,惹人怜爱的说:“他挂了!”刘志明也不顾这个,径直望向录音及追踪的同事,突然听得同事大喊起来:“查到了,是在旺角雄辉大厦附近的电话亭。”刘志明向其他人大吼:“快,旺角雄辉大厦附近的电话亭,马上派最近的巡逻警员赶去。”刘志明不等结果出来,先去听录音:“廖太太,你丈夫在我这里,你不必担心。我把他照顾得很好,你可以听听他的话……”接下来便是廖兴富略带紧张的话:“老婆,别担心,我没事。这些人只是为钱而已,把钱给他们就没事了。”刘志明却总觉得这段话中有古怪,却始终听不出来。过了一会,正当刘志明在愁眉苦脸时,一个手下听了电话汇报:“刘督察,劫匪已经离开了电话亭,我们的人什么也没看到。”刘志明想了想交代:“西贡公路的街口监视器录影带什么时候送来?还有在现场查到什么线索?”那手下答道:“一会就送来,现场没有任何线索。”刘志明忍不住破口骂起来。当录影送来后,刘志明和手下商量后。林家卫却出现在刘志明面前,他神色有些焦急的问:“有没有什么线索?”刘志明气愤道:“那些贼很狡猾,他们似乎知道警方的监视器,而且从录影带来看,当时一共有三辆车经过,究竟绑匪是哪辆车实在难以判断。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突然间,刘志明的思绪豁然开朗,兴奋的大叫起来:“我明白了,林长官,你来听!”他走过去把方才的录音把声音调到最大,重新放了一遍,却是隐隐传来一些水声。刘志明激动的说:“这帮劫匪一定是把廖先生藏在船上,这水声就是海浪的声音,由于隔着东西,所以声音才会那么微弱。”“通知水警加强巡逻,走势图分析让各区临海警员留意可疑人等,一有发现立刻通知我。”刘志明毫不掩饰自己发现线索后的得意,一边向手下发出命令,手下们自去做事不消提。刘志明虽是获得线索,作用却不大,香港四面环海,警方哪查得了如许多。看来,刘志明也全不似江浪想象中的无能之辈,想来也确是,能在三万多警察中被精选入重案组的自然不会是废物。*****兀自在病房中无聊得紧的江浪很快由各区警员的行动中推断东九龙的判断,他眼前仿佛再浮现另一个江浪那张人畜无害的笑容,不禁笑着自言自语:“如果真是他干的,恐怕不可能留下那么明显的线索,看来东九龙重案组这次得吃瘪了。”说到这,他脸色陡然阴沉下来,倘若他不是躺在医院,便可对付另一个江浪了,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警方出丑,看着另一个江浪肆无忌惮的做案。昔日的自负在此刻全然化做无奈感和恼怒,他裂开嘴轻轻对空气道:“你在想什么,我最清楚,到最后你一定还会是我的。”*****一天下来,警方在所有沿海区域的动作均毫无收获。廖太太已准备好一亿五千万美金的现金,在昨日,各大银行因为廖太太的提款行为弄得手忙脚乱,甚至于整个金融市场均出现了大幅度的波动,也不知这究竟该不该算在江浪的头上。第二天,廖太太驾驶着汽车来到外环线,除了驾驶座位外,车内其他空间均是用袋子装好的美金。一亿五千万摆在眼前会是怎样,刘志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概念,可是今日他却真正的看到了这壮观之极的一幕。眼看着那一袋袋美金被放进车里,刘志明眼中投射出渴望和嫉妒。廖太太收到指示后,把车停在路边上,车钥匙也留在车上。刘志明深感头痛,急忙分调出人手盯住这辆车。*****驾驶着汽车在街上胡乱开的江浪看看时间,嘴角含笑的拨了廖太太的电话:“廖太太,现在我希望你去汇丰银行。”说了之后,立刻把电话挂掉,然后取出电话卡扔进垃圾桶里,换上了另一块新电话卡打给阿速:“阿速,你五分钟后打电话过去,让廖太太转一亿美金进我给你的帐户里,记住,时间一定要拖到三十秒,然后立刻换电话卡离开。”阿速现在的位置正在海边的一个渔村附近,江浪让他拖三十秒钟,是为了让警方追查到阿速的位置,误导警方的视线,使其把目光集中在海边。而江浪所以让廖太太准备一亿五千万美金同样亦是为了吸引警方的注意,令警方以为他们采用的是传统的交赎金的方式。当然,这其中也不免利用了警方思考的一贯模式。江浪收起电话,却有些胡想连翩,他在想幸运的是另一个江浪在医院里,倘若此案由他来负责,只怕自己亦是未必能顺利拿到钱。其实,江浪如斯想倒多少显得妄自菲薄了,在这类绑票案中,警察往往只能处于被动的局面中,警察江浪来也未必管用。不过,这也足见江浪的小心谨慎,甚至宁可高估对方也不容许自己犯错。五分钟后廖太太果然收到阿速的电话,令她把一亿美金转入另一个帐户。一直紧随其后的刘志明得知绑匪的这番动作,不禁有些懵了,却不知绑匪到底想搞什么。先是一亿五千万美金的现金,再是一亿美金的转帐,这批绑匪的胃口真有那么大?无奈之下,他也惟有迅速叫来警方的电脑专家,希望他们能在第一时间追踪到钱的下落,并同时叫人调查那个帐户的资料。一亿美金很快转入了指定户头,小黑在江浪的别墅中双指如飞的在键盘上敲打着,三十秒钟后,他站起来跳了一只不知所谓的舞:“噢耶,噢耶!成了。”刚舞了不到两下,他立刻记起江浪的交代,一定得在最短时间内把钱通过十个帐户转入瑞士银行户头,然后立刻坐下来继续动作。另一边刘志明却在向手下和电脑专家大发雷霆:“你们这帮饭桶,连个帐户都不能在第一时间冻结,甚至连追踪都做不到,警局怎么收了你们这帮废物。”手下不敢反驳,电脑专家却不鸟刘志明,立刻与其争辩起来。廖太太对身边警察的吵闹极端反感,只是此刻却没精神去训,她更关心老公的安全。墨西哥某间银行的提款机前,一个中年男人随意的把银行卡插进去,输入密码后查看了余额。看见屏幕后,他双腿立刻软了下来,整个人全都坐在地上,眼睛都快瞪了出来。他浑身颤抖着扶住墙站起来,再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没有眼花。他不禁狂喜而泣,数着上面的零,一、二……七、八!上帝,一定是上帝的礼物,帐户里竟然多了一亿美金。可惜上帝似乎没把他保佑到底,十秒钟后,他看见上面的数字唰唰的在减少,五秒钟后一亿美金化为乌有。那中年男人似乎难以承受这般打击,整个人全然痴呆在当场,嘴里兀自不停念叨:“我的一亿呢?我的一亿呢?”两天后,精神病医院该加一个床位了。小黑全不知这一亿美金竟害了一个万里之外的人,顷刻间把任务完成后,立刻打了电话给江浪:“浪哥,搞定了。”江浪呵呵笑着打了电话给乐天,已经收到钱,让他和阿辉阿标三人立刻离开房子。三个小时后,江浪和乐天等六人出现在机场,在机场外,江浪抽了一个没有飞机飞过的时间打了个电话给廖太太,语气非常温文尔雅:“廖太太,有鉴于你的合作态度,我决定只收取你一亿的赎金,至于其他一亿五千万,你完全可以收回去。你的先生现在正在马鞍山祖屋的地下室里,请你尽快去把他救出来,并请你传达我的谢意。”说完后,江浪扔掉手机,并脱下手套一并扔掉。连同乐天等五人施施然进了机场,十五分钟后,一架飞往伦敦的飞机起飞了。*****2013年7月8日,江浪打算去探一下谢柔和小雯,谢柔和小雯在他住院时常来看他,可当他出院后却有大把案件要处理,直到最近才忙完。当他把一切均忙完后,竟发现多少有些想念这两母女。看得出来,谢柔在清水湾的店铺是越做越好了,谢柔和小雯见到江浪亦是惊喜无比。尤其是小雯更是噘起小嘴抱怨:“警察叔叔,你好久没来了。”江浪听得警察叔叔四字,颇感无奈,他早让小雯别这样叫他。小雯却振振有辞的争辩:“你和那位叔叔名字是一样的,样子也是一样的,我只有这样分辨你们。”谢柔请江浪坐下后,柔声询问:“最近你是不是很忙?如果忙的话,也不用常来看我,我和小雯现在都很好。而且还有‘他’照顾。”说到‘他’,谢柔脸上浮现难得一见的柔情。江浪顿感愕然,难道已经被另一个江浪抢先一步得手了?看谢柔的表情,‘他’除了是指另一个江浪外,显然不会是旁人了。念及此,江浪纵是从不气馁,也不禁感到郁闷得紧。说了一会话后,一个男人身着一身休闲衣走进店里,一边还情意绵绵的叫:“阿柔,小雯,我来了。”江浪突觉声音颇熟悉,扭转头竟看见阳慕辉,他眼神一呆,竟见谢柔上前去与英俊潇洒的阳慕辉相拥在一块,顿有种头晕目眩的错觉,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甚至连小雯亦是以可爱的表情上前去同阳慕辉在一起说笑,直到阳慕辉看见兀自在发呆的江浪,立刻散发出凶煞之气,直欲吃人一般。谢柔却不知两人间的恩怨,见两人均在场,急忙拖了阳慕辉过来介绍:“这是江浪,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个警察……”阳慕辉瞪着眼睛接着说:“阿柔,我们认识。”谢柔大感奇怪:“你们认识?”阳慕辉狠狠的瞪着江浪:“我怎么敢不认识江警官,我爸就是因他而死。江警官,上次你没死吗?老天真是不开眼呐,像你这样的人,多留在世上一天,只会让我多恨你一天。”江浪总算接受了谢柔和阳慕辉在一起的事实,尽管这事实是如此的难以令人置信。听得阳慕辉的话,江浪陡然心中一动:莫非是他干的?他出院曾调查过被伏击一案,结果发现那几名被击毙的匪徒均是越南人,当时便知一定是有人买凶。尤其是当他想起老叶行动当天的某些反常后,职业习惯令他调查了老叶的资料,却发现老叶在国外念书的儿子的帐户以及其老婆的帐户里陡然间多了五十万。这个结果使得他当时晕眩了好一阵,他在调查中也得知,老叶好赌,每个月输的虽不多,却没攒下多少钱。偏偏儿子读书了得,老叶当然缺钱,为了儿子,一个老爸足可以干出很多事了。现在想来,老叶当时殉职或许亦是被杀人灭口。老实说,江浪自己亦不清楚,会有谁买凶杀自己。当了那么些年警察,得罪的人亦不在少数,现在见到阳慕辉,不免触动了心中那根敏感的弦。江浪见阳慕辉同阿柔的亲热模样,顿感一阵酸意,立刻挥拳打在阳慕辉的鼻子上。他眼神中满是怒意,望着阳慕辉的狼狈模样,渐渐平息冲动,阴阴一笑:“上次你干的事,别以为没人知道,我这样的警察多活一天,像你这样的人就会多难受一天。”阳慕辉脸色微变,他自认手脚已够干净,怎会被江浪查到,却不妨这些细微变化皆入江浪眼中。走了几步,江浪扭头露出白洁的牙齿:“阿柔,你和这个王八蛋在一起,我无话可说。看在你的份上,我不计较他找人伏击我的事,倘若他再不安分守己,到时候没了男朋友,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说罢就恼怒的离开了。江浪会放过阳慕辉吗?如果是了解他的阿辉还活着,一定会说绝无可能。江浪向来均是睚眦必报的角色,绝不会因为谢柔而轻易放过阳慕辉,何况,他最亲密的朋友阿辉可以说是死在阳慕辉手中,他怎可能放手。之所以如此说道,无非是想迷惑阳慕辉。三天后,江浪收到谢柔的邀请,谢柔说是请他吃饭,顺便谈些事。对谢柔将要谈的事,江浪自是心知肚明。

,,内蒙古11选5投注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江苏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